9.兩個天使

 

 

 

  十年前。兩位強大的天使長離開至高天,她們穿越宇宙,深入虛空,只為將遠古秘法帶回天堂。

 

  那是足以影響宇宙法則的詭秘知識,魔甘娜認為遠古秘法再迎回至高天後必須永遠封印,凱爾則認為遠古秘法必須在天堂之門前銷毀。無論議會最終的裁決如何,兩位天使長相信她們能完成此重擔。

 

  最後,她們發現了一個名為瓦羅然的世界。這裡的人安居樂業,生物無害,可在一個名為戰爭學院的區域,兩位天使長發現先前停留在這裡的法師,竟存放了數以萬計的毀滅武器,難以理解的知識。

 

  召喚師離開了,從他們留下的日誌中,兩位天使發現:召喚師已經對現今的一切事物失去興趣,富含實驗精神的他們要去更遙遠的宇宙。

 

  戰爭學院正是他們昂貴又危險的遺產。此外,凱爾和魔甘娜在遺跡中竟發現兩個孩子。

 

  孩子的行為模式皆與尋常人類無異,年齡約莫七歲,認魔像為父母的它們竟能看懂艱難無比的文字,並且,他們也會使用魔法。

 

  兩位天使長很快知道,孩童體內塞入大量足以扭轉世界法則的詭異寶石。那已經成為他們身體的一部分,從出生那天,他們就受到戰爭學院的一切悉心照顧。他們,就是遠古秘法。凱爾果斷做出行動了:若不殺死孩子,將這裡的一切通通摧毀,事情絕對無法告終。

 

  「他們就像是被丟棄的玩具,在數百年後自己醒來了。姊姊,難道妳還要再帶給他們痛苦嗎?」魔甘娜知道,正義會經歷痛苦的抉擇,但是,通往正義的道路絕不只有一種。

 

  「我正是要終結他們的痛苦!他們本來就不該存在這世上。這才是真正對他們的仁慈!」凱爾同樣十分悲痛,立場卻無比堅定。魔甘娜知道,她的姊姊是對的。

 

  「正義可以指引他們。姊姊,將他們帶回至高天去,我們一起撫養他們吧!他們會成為對抗邪惡的使者的。他們多美麗啊。」由於魔甘娜始終將這兩個孩子護在身後,經過一段時間的僵持,凱爾妥協了。她承認魔甘娜的選擇同樣行使正義,卻比她更為寬容。

 

  可惜,遺憾的事情發生了。對這兩個僅有七歲,把魔像當做父母的孩子,打破戰爭學院平靜的天使對他們來說,只是兩個無比凶惡的大人,更何況,其中一名咄咄逼人,揮灑著聖焰不斷攻擊他們。

 

  極度害怕的約翰啟動了一枚寶石,藏於他體內的遠古秘法,想要保護自己和弟弟。他也想保護魔甘娜,無論如何,他攻擊了凱爾。

 

  魔甘娜知道凱爾閃躲不了那極為詭異的法術,就近的她只能選擇衝向姊姊。一瞬間,時間靜滯了。他們震驚看著魔甘娜身上的變化。

 

  意識到魔甘娜不是壞人的喬喬,鼓起勇氣,抱著長出黑色翅膀的天使傳送到了虛空。他並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只是想救魔甘娜的想法啟動他體內的寶石,遠古秘法引導他進入這片混沌。

 

  光暗交織,只要喬喬將遠古秘法分給魔甘娜,墮落的天使確實有機會回到平衡,就算無法再回到天使姿態,也有機會成為尋常的凡間生命。

 

  當然,他們更有可能在虛空中越飄越遠。凱爾不知道找了多久,深入了多少危險的地方,卻再也找不到喬喬與深愛的妹妹。

 

  知道遠古秘法不會輕易消失的凱爾決定不回至高天了。這裡的時間,對有著永恆生命的天使僅是一瞬。她能等下去。

 

  任務還沒有結束,因此,她並不計較約翰先前的攻擊,反而深深責怪起自己:

 

  如果早殺掉兩個孩子就好了,未即刻行使正義,是她的錯。因為她的猶豫,她失去了魔甘娜。

 

  只是,就算這對她是極其殘忍的事,她依然相信這是正義的過程。

 

  她現在需要這孩子。

 

  凱爾撫養了約翰,成為他在瓦羅然大陸的另一名同伴:遠古秘法必須受到監視,此外,以凱爾的知識,她無法得知擁有詭異力量的喬喬,在虛空和妹妹魔甘娜會轉化成什麼姿態。

 

  她需要武器。

 

  她必須指引約翰走在正確的道路。唯有如此,她才能全盤信任,約翰會成為對付他手足時最強的力量。這同時也是魔甘娜的遺願。

 

  凱爾和約翰時常凝視天空,等候著彼此家人,最後,他們決定將戰爭學院升到更接近虛空的地帶,十年過去,約翰將戰爭學院的武器一一封印,只留下必要的。他們的準備日漸充足--

 

  「喬喬回來了,凱爾。」約翰踏上了天文台。每逢深夜,天使長就會站在這裡,凝視著虛空直到天明。

 

  美麗的天使不發一語,像是一尊聖潔的雕像,她雙肩的翼影極長、極廣,飄擺在天文台中彷彿兩道優雅的金橙浪潮。約翰能夠聽見她規律的呼吸,凱爾正感受宇宙萬物。她在冥想。

 

  「你預備何時採取行動呢?我的孩子。」忽然,聖音在天文台中迴響。飄渺空靈,時近時遠。

 

  凱爾並沒有責怪之意。不過,她心知肚明,自己的優勢正在消退:隨著約翰越接近成年,她越來越難以限制他的想法。這小子前陣子竟違背他的意願,介入諾克薩斯的軍事入侵,那個叫做索拉卡的半神目前還在戰爭學院裡,不知道會停留多久。

 

  凱爾知道這怪不了約翰。他終究是有缺陷的凡人,不能明白世間的紛擾終是自然定律,這塊土地已經爆發過太多次的衝突,歷史重演,如四季更迭。

 

  凱爾曾經數次考慮是否要親手殺死她撫養到大的孩子。純以力拼,約翰絕不是她的對手。然而,這就是遠古秘法的可怕之處,即便和約翰生活這麼久,天使長仍然小心翼翼,如坐針氈。

 

  「現在還不是時候,凱爾。喬喬很有可能會傷害您。」約翰平靜道。凱爾表示同意,這些年來,約翰從那個只會哭著要弟弟回來的鼻涕小鬼,在她的教育下長成足以依賴的大人。可惜,他畢竟只有十七歲,還是太幼稚了。

 

  約翰的年紀仍處於最叛逆多變的時期,凱爾不禁思索這最終對決是否來得太快、太突然。然而,十年日日夜夜凝視著同一片天,即使是有著永恆生命的天使長,都不免感到自己蒼老許多。

 

  「凱爾,我前陣子跑去地表時,聽到一件趣事。我說給妳聽吧。」

 

  「無妨。」凱爾自是一點也不感興趣了。但要約翰和她一樣,窮盡一生志於對抗虛空,偶爾放他去地面晃晃,確實有助於恢復彈性。況且,她知道自己的孩子有話要說。

 

  「在皮爾托福有一對恩愛的夫妻,一日,他們全家出外旅行,男人的母親與妻子落入湍急的河水,她們不會游泳,男人的泳技卻只能救一個人。凱爾,你猜男人最後救了誰?」

 

  「這個故事十分貧乏,約翰,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縱容你去地表,你怎沒學會人類的幽默感?」聖音揚起一絲尖銳。約翰知道,凱爾在冷笑。

 

  「男人跟女人說:我們離婚吧,我從來沒有愛過妳,請妳原諒我。我必須去救我的母親。」

 

  「哦?先姑且不論我怎麼想,我反倒是想知道你對此事的看法。約翰?」聖音漸弱,淡淡的仿若平靜的小河。

 

  「我的泳技很好,所以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;我想,如果我是那個男人,我可以同時救下兩個人。」

 

  「我從未看過你游泳,約翰,你的自信從何而來。」聖音揚起了漣漪。

 

  「相信我,凱爾,如果這個男人的泳技很好,只有一種情況,他無法同時救兩個人。」

 

  「你說的是另一件趣事嗎?」約翰苦笑,這一點也不有趣。

 

  「我想不是:如果救援時有一個人執意留在水中,最後的結局,肯定是三個人會一起葬身溪裡。」

 

  「你敢威脅我?約翰。」聖音戛然而止。約翰凝視著那始終不知是喜是悲的雙翼女人。天文台完全聽不見任何聲響了,兩人在遼闊的空間相對。

 

  「不。」約翰搖了搖頭。

 

  「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,凱爾。」約翰在說完後便告退了,讓天使長獨自品味這份孤寂。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ceFire Ifom 的頭像
IceFire Ifom

IceFire Ifom

IceFire If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